qq游戏河北麻将规则
當喜羊羊變得新鮮時,更多觀眾就會回來
2019年08月01日 17:02  來源:羊城晚報  宋體

  當喜羊羊變得新鮮時,更多觀眾就會回來

  羊城晚報記者 莫謹榕 實習生 王重心

  “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以下簡稱“喜羊羊”)自2004年誕生以來,已成為中國家庭家喻戶曉的動畫形象。15年來,喜羊羊這一IP曾誕生了年度最賣座動畫電影,但也曾有過“后繼乏力”的爭議聲。日前,喜羊羊新劇集《跨時空救兵》在電視頻道及多個網絡視頻平臺首播,《喜羊羊與灰太狼》總導演、人稱“喜羊羊之父”的黃偉明導演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獨家專訪,分享喜羊羊背后的創作故事,更回應觀眾的諸多爭論,深入剖析國產動畫行業的發展前景。

  談創作:名氣大既是優勢也是壓力

  羊城晚報:您在創立喜羊羊這個IP之后,曾經有一段時間離開了喜羊羊創作團隊,并在2014年重新回歸。如今5年過去了,您回歸喜羊羊團隊后主要做了哪些事?給自己打多少分?

  黃偉明:六七十分吧,我認為自己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這次回來,我最大的兩個感受是:回歸和突破。回歸就是回到講好故事的初心。離開一段時間,我覺得團隊可能較為注重畫面,沒有注重在故事情節創意上尋求突破。現在我們要在內容上做一些改變,以前上百集的喜羊羊,基本上都是“狼捉羊”的故事。現在我們想找一些特別的橋段,比如我們嘗試讓狼和羊走出羊村去闖世界,雖然角色關系沒有變,但在斗爭之余,他們可能會有并肩作戰的時候。比如我們最近在做《智趣羊學堂》系列的教育動畫,在劇情之外加入家庭教育適用的內容,獲得不錯的反響。

  羊城晚報:2009年,喜羊羊推出第一部大電影《喜羊羊與灰太狼之牛氣沖天》,斬獲9000萬元的高票房,此后每年都推出一個主題大電影,但2015年之后,喜羊羊再沒有推出大電影,為什么?接下來還有電影制作計劃嗎?

  黃偉明:以前喜羊羊大電影是一年一部,但我一直希望在內容上做一些突破,于是就想停一停,蓄力之后再出發,沒必要每年趕一部電影。現在計劃在2021年會出一部喜羊羊大電影,會有一個3D版本,之前大家都沒有看過3D版的喜羊羊,所以我們也在這方面做一些突破。

  羊城晚報:喜羊羊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國產動畫IP,但近年來網絡上也出現了不少喜羊羊IP“遇冷”、后繼乏力等聲音,您怎么看待這些說法?

  黃偉明:每個IP都會有它的成長周期,可能會經歷高峰低潮再起勢的循環,也在不斷調整去重新適應瞬息萬變的市場,喜羊羊經歷了不同的時代變化,觀眾也不一樣了,讓我們重新反思、蓄力再向上攀升。當觀眾熟悉了一個IP,會覺得親切,但也會想看到它的突破和變化。這些年,兒童動畫市場在發生變化,小豬佩奇這樣的海外IP來到中國市場,在新媒體渠道上跟我們直接競爭,觀眾有了更多的選擇。因為觀眾對我們太熟悉了,所以他們會去關注更多新鮮的節目和IP。喜羊羊IP家喻戶曉,這是一種優勢,也是一種壓力,當我們變得新鮮時,觀眾又會重新回來。所以我們正在布局一些新的變化,用心去做好每一分鐘節目,觀眾也會看得到我們的改變。

  談創意:我天天都會遇到瓶頸

  羊城晚報:您前面提到,近年來兒童動畫市場正在發生變化,主要有哪些變化?您又是怎樣應對的?

  黃偉明:我們一直想著擴大我們IP的覆蓋面。喜羊羊系列過去主要針對6~12歲的觀眾,但現在收看動畫的觀眾年齡越來越小,所以我們也要針對這些觀眾開發一些新的故事。比如,兒童教育類型的動畫片在互聯網上特別受歡迎,我們看到了這種趨勢,創作了《智趣羊學堂》,這個作品是以趣味互動的方式來講自然科學、天文地理以及中國傳統文化傳承方面的知識,與市面上的教育產品區分開來,打造喜羊羊式的寓教于樂。另外,當年看喜羊羊的觀眾現在也已經長大了,他們是互聯網平臺的活躍用戶,我們嘗試做了個《嫁人就嫁灰太狼》給這些年輕人看,也獲得了不錯的反響,所以需要不斷嘗試突破。

  羊城晚報:對于內容創作者來說,創意非常重要,您在內容創作上會遇到瓶頸嗎?沒有創意的時候怎么辦?

  黃偉明:很多人問我有沒有遇到瓶頸,其實我天天遇到瓶頸,每天都在想怎樣才能有不一樣的創意。內容創作者需要不斷去突破,這個非常難,所以開玩笑說,我們的編劇都很瘦。生活是不斷變化發展的,沒有創意的時候我們就要從生活中去尋找,我們看到很多的IP故事都是與時俱進的。比如,當年綜藝節目“超級女聲”很火的時候,我們就在喜羊羊的劇情里加入了一個“森林女聲”的情節,讓紅太狼在臺上唱歌,下面還有他的粉絲,我們一直考慮把生活中一些最新元素加入到創作中。

  羊城晚報:您覺得,一個IP成功最關鍵的因素是什么?

  黃偉明:目前市面上成功的IP幾乎都有超過10年以上的歷史,一些老觀眾長大了離開了,又會有新的觀眾加入。對于老觀眾來說,可能以后他們想起這些IP,一些故事情節已經不記得了,但這些IP中的人物性格、角色特點會一直在他們心中。要打造一個好IP關鍵因素很多,包括世界觀、故事情節,但最核心的我認為還是人物塑造。這些IP也許故事情節和人物關系會有一些成長和變化,但角色性格是相對穩定的,也是IP的核心。

  談行業:國產IP開發不能照搬迪士尼

  羊城晚報:近年來,國產動畫電影出現了一些叫好又叫座的產品,讓市場對國產動畫有了更多期待,您是否認為國產動畫的黃金時代即將到來?

  黃偉明:我們現在看到同行有好的作品,都會很振奮,為他們吶喊,會買票讓身邊的人去看,也會畫圖互相祝賀。國產動畫電影導演之間都是互相激勵的,大家比較團結。以前票房排在前面的動畫電影可能都來自好萊塢,但現在我們也看到了一些國產電影,中國的動畫電影已經有了很大進步,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以前中國人覺得動畫片是給小孩子看的,但在日本,成人看動畫片是很正常的,以后中國動畫行業也會是這樣。這些年來,一方面是國家政策對原創內容的支持,另一方面是大家對于動畫片觀念不斷進步,國產動畫發展的環境是越來越好的,前景也是越來越好。

  羊城晚報:您認為,面對好萊塢動畫電影的強勢競爭,國產電影如何獲得更大的市場空間?

  黃偉明:我們和好萊塢動畫電影的差距主要在技術層面。好萊塢會不斷研發一些新技術,皮克斯動畫工作室也一直在突破環境仿真程度,在技術上比我們超前很多。但在我看來,國產動畫的主要挑戰還是來源于自我突破,而不是外部競爭。我常對我的團隊說,產品精細度做不到好萊塢的程度,那我們可以講好故事,尤其是講好中國故事,這個很重要,也是我們比好萊塢更擅長的地方。國內創作團隊有時候會有畏難心理,覺得和好萊塢動畫電影差距較大。我常跟他們說:雖然大家有差距,但差距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要對自己有信心,很多作品我們也能做好。

  羊城晚報:在您看來,目前制約國產動畫行業發展的最大難點在哪里?

  黃偉明:最重要的還是人才,要找到好的創作人、分鏡師、編劇、美術設計師等等。這并不是靠學校學習就能有的,關鍵要有興趣和熱情。我常常跟公司人力資源部的同事說,有些應聘者可能文憑不高,但要看他的作品,看他有沒有一直畫畫的熱情。動畫行業其實很辛苦,沒有足夠的喜愛和熱情,是很難堅持下去的。

  羊城晚報:“內容+渠道+衍生品”是目前動畫行業公司一直探索的商業模式,喜羊羊的衍生品開發已有不少探索,但相比迪士尼等外國企業仍有不少差距。在您看來,國產IP的商業開發應如何發展?能否復制迪士尼路線?

  黃偉明:在我看來,國產IP的衍生開發還在發展階段,而國外相關產業鏈已經比較成熟。比如,好萊塢一個經典IP電影上映時,它的相關衍生品就已經布局全球市場了。合作方對國產IP大多持觀望態度,只有當一個IP真的火了,才會有更多的授權產品。不過,現在隨著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的加強,IP開發的前景會越來越好。明年是喜羊羊15周年紀念,我們可能會在預熱階段就做一系列授權合作。

  我認為,國產動漫IP不能完全復制迪士尼模式。迪士尼本身擁有自己的樂園和電影去展示自己的IP,所以對合作方都采取簡單授權的方式。而國產IP可以在授權模式之外,尋求和合作方更加深度的商業合作,雙方不只是簡單的授權與被授權關系,而是共同合作去推廣擴大IP的影響力,這需要探索一些新的合作模式,走出國漫自己的路。

編輯:王曉東
qq游戏河北麻将规则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快乐彩票 斯诺克规则 湖南快乐十分破解 新疆风采18选7开奖结果 大乐透和值走势图 重庆时时大小单双经网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 香港正版资料王中王开奖结果 pk10直播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