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河北麻将规则
“樂隊的夏天”:對搖滾樂展開一次賓主盡歡的還原
2019年08月16日 08:24  來源:北京青年報  宋體

  今年立秋的第三天,熱鬧了一整個夏天的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也結束了最后一期。“新褲子”“痛仰”和“刺猬”三支樂隊,成為了最終的前三名,雖然排名對于這樣一個樂隊節目來講,真的并不重要,尤其不能和音樂品質畫上等號,但排名的具體結果,倒也在一定程度上體現出樂隊對于受眾來講的受歡迎程度。

  這其中,“新褲子”和“刺猬”也是節目開播之后話題最多的兩個樂隊,甚至還延伸出了許多的采訪和回憶。他們既是《樂隊的夏天》這個節目的支點,也成了討論中國搖滾樂時的某種支點。

  “新褲子”:永遠時尚永遠酷

  “新褲子”是這次《樂隊的夏天》第二“老”的樂隊,僅次于“面孔”樂隊。

  如果說“面孔”樂隊是中國搖滾樂隊第一階段最后的尾聲,那么“新褲子”就是第二階段的新聲。而在他們出道的當時,也確實和“清醒”“花兒”“子曰”等樂隊一起,被稱為“北京新聲”。

  看看“面孔”在今年《樂隊的夏天》舞臺上的臺風,就知道最早的中國搖滾樂隊普遍喜歡重金屬和硬搖滾曲風。他們的音樂很硬,他們的臺風很正,他們很多時候,就是舞臺上的搖滾明星范兒。

  “新褲子”則不一樣。從出道初期模仿美國朋克樂隊“雷蒙斯”(The Ramones),到后來涉獵迪斯科和復古電子,“新褲子”已經從早期中國搖滾樂的人文情懷走出。他們的音樂不再為憤怒而憤怒,早期的“新褲子”,雖然也在音樂里傾訴著焦慮和煩躁,卻都是簡單直接,并不會留下太多的沉重。

  而越到后期,“新褲子”樂隊在轉型成為一支電子合成器主導的樂隊之后,他們更在“新浪潮”“迪斯科”等曲風中,找到一條連接復古與潮流的連線。

  因為“新褲子”的兩位重要成員彭磊和龐寬,學的都是和美術相關的專業,前者做過動畫電影,后者更是早期“摩登天空”大量唱片的封面設計。正是這些視覺層面的影響,也讓“新褲子”樂隊在音樂作品之外,同樣還有一條美學的平行線。

  比如現在服裝界的復古潮流,以及八十年代的國貨回潮,其實都可以從十幾年前的“新褲子”MV及一些造型設計里找到。在很多人一說起中國搖滾樂,首先想到的只是人文精神時,其實卻忽略了像“新褲子”這樣亞文化樂隊的存在。他們的音樂,在保留著音樂獨立性的同時,也體現出了音樂的娛樂性。

  即使在《樂隊的夏天》這個舞臺,“新褲子”同樣不是一支以技巧性取勝的樂隊,他們之所以受到很多人歡迎,除了一些舞臺表演的燃炸,更包括了一種用潮流、時尚的審美,所塑造的永遠年輕、永遠時尚、永遠酷的音樂。

  “刺猬”:國際化語境下長大的D22一代

  “刺猬”和“新褲子”從組建時間來看,差不多隔了十年,這至少也是隔著一個斷代。

  “刺猬”可以說是D22一代的代表樂隊。D22是指當時位于五道口的一家酒吧,包括“刺猬”“后海大鯊魚”“粉筆線”“Carsick Cars”等樂隊,當年都是在這個酒吧演出,慢慢為人所知,D22也因此成為一個時代搖滾樂的支點。

  D22這一代的樂隊,有一個最鮮明的特點,就是從一開始,他們大多喜歡用英語填寫歌詞。和“唐朝”、崔健、“輪回”這一代的搖滾音樂人,總是不自覺想要在搖滾樂里結合本土元素不同,“刺猬”這一代搖滾新人,不僅受到的是純粹歐美搖滾樂的影響,而且在獨立搖滾時代長大的他們,也不再束縛在重金屬、硬搖滾等一些傳統的搖滾曲風框架中,大量“無浪潮”“油漬搖滾”“舞曲搖滾”“后朋克”“實驗音樂”等等曲風,開始成為這個時代的潮流。

  早期的“刺猬”,就像是一支灑滿了陽光的“油漬搖滾”樂隊。這一代樂隊的特點就是雖然他們的音樂形態和表達方式像是歐美搖滾體系下的產物,但卻通過非母語的方式,記錄下自己的童真浪漫、青春年少。尤其像“刺猬”,聽他們的專輯,就像經歷了一個時代年輕人從叛逆期到中年的歷程。

  也正是因為音樂語境的完全國際化,也讓“刺猬”這一代樂隊已經不像之前幾代中國搖滾樂隊那樣,需要強調自己的國際化。而在這個基礎上,加上不同音樂人的想象力、創造力,甚至出現像“重塑雕像的權利”樂隊這種在國內都被高度認可,音樂技術和創新能力絲毫不亞于國外同時期樂隊的團隊。

  不過,從2009年的《白日夢藍》專輯開始,“刺猬”也慢慢增加了中文作品的比例,而他們近期的代表作:《火車駛向云外,夢安魂于九霄》,因為在《樂隊的夏天》舞臺演出,而被很多圈里圈外的人喜歡,這首歌曲同樣也是用中文表達的作品。

  這首歌曲以“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作為終句,而年輕,就是搖滾樂永恒的命題,它能激發年輕人的腎上腺,也能打動曾經的年輕人的淚腺。至少在年輕這一點上,你可以看到相隔十年的“新褲子”與“刺猬”,最終也合流了。

  在中國,搖滾樂一直以亞文化的形態存在,即使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和中期,因為“滾石唱片”等唱片業巨頭投入,從而以商業營銷的方式推出過“唐朝”“黑豹”和“魔巖三杰”,但搖滾樂始終不能像歐美樂壇那樣,成為一種非常主流的音樂大類。這和早期中國搖滾音樂人過于追求單一的精神化有很大的關系。也正是這種內容的限制,導致了很多人對搖滾樂的偏執和誤解,甚至因為過于強調搖滾樂的去商業化,使得搖滾樂在中國的發展反而變得畸形。

  《樂隊的夏天》這個節目,雖然不能說改變中國搖滾樂,它也只不過是將一些早就在圈內被人所知的樂隊,以集結的方式呈現。但因為平臺的傳播和發酵,至少可以讓搖滾樂,以一種更“正常”的方式呈現。

  這種“正常”,就是還原搖滾樂本來多元的音樂形態,以及自由的音樂表達。搖滾可以和平與愛,搖滾樂同樣可以瀟灑自在。

編輯:符宇群
qq游戏河北麻将规则 北京pk10高手技巧 dnf90装备合成赚钱 大乐透坐标图300期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 吉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1000炮金蟾捕鱼打法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快乐扑克走势图表 p3开机号彩宝网近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