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河北麻将规则
“樂隊”今夏火了 音樂“鄙視鏈”真的存在嗎?
2019年08月18日 16:26  來源:揚子晚報  宋體

  上周,《樂隊的夏天》收官了。于是,在過去一周粉絲們的驚艷、不舍和關注、期待當中,節目又完成了巡演首場官宣、首場預售票1分鐘售罄、巡演第二場官宣、首場線下主題活動官宣……就在這個周末,《樂隊的夏天》第二季海選又正式啟動了!沒錯,“樂隊”一夏出圈了,樂隊火了、演出多了、樂手流量漲了……以前在livehouse演出的“小眾”搖滾樂如今炙手可熱,可搖滾樂迷們正在憂心忡忡地嚴防“飯圈文化”入侵……所以,是時候討論下:音樂的“鄙視鏈”真的存在嗎?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艷

  巡演門票秒光,“新褲子”粉絲破百萬 十年,“樂隊”從溫飽到“出圈”

  在本季《樂隊的夏天》中刺猬樂隊一戰成名,鼓手石璐曾有句名言:“全國程序員都是子健的同事,因為他老換工作。”因為他一演出就要請假,而程序員又是出了名的忙,這次錄“樂夏”,子健不得已又辭職了,因為公司不準假。這也說明了國內樂隊至少在這個夏天之前的生存狀態:大部分樂手必須兼職搞樂隊。哪怕是冠軍新褲子樂隊,有作品有才華有資歷,主唱彭磊也曾做過動畫、做過廣告,甚至為了省中介費想去中介公司上班。參加節目之前,新褲子樂隊的微博粉絲只有4萬!于是彭磊屢次調侃“馬東承諾我們粉絲能過百萬”,于是“‘新褲子’今天破百萬粉了嗎”在節目過程中成了網友的流行梗。好在馬東沒有食言,節目火了,“新褲子”粉絲很快破百萬。

  不僅如此,參加節目的人氣樂隊的檔期幾乎爆了,除節目的巡演,前三樂隊如今手里的音樂節邀約已經都達到了兩位數;品牌或者活動的音樂作品邀請源源不斷;好幾支樂隊接到了商業合作、上了時尚雜志封面;緊接著就有《一起樂隊吧》《中國樂隊》等節目聚焦樂隊……“樂隊”終于火了!人氣樂隊的樂手們終于不用再兼職了,據悉最近“樂夏”的多支樂隊在音樂節的出場費上身價都翻了數倍,有消息稱“刺猬”的演出費翻了約10倍。

  《樂夏》從開播豆瓣7分到收官8.7分,“樂隊”終于一夏出圈了!但其實這個群體生態的改變當然不是一朝一夕就達成的事,摩登天空CEO沈黎暉坦言很多新樂隊之前身價是沒有的,但幾支老樂隊起點已經很高了,據他透露“新褲子”這種級別的樂隊出場費之前達到40萬一場,有人算了筆賬,“新褲子”每年靠音樂節演出收入就可能達千萬。

  最近參加了《圓桌派》的二手玫瑰樂隊主唱梁龍也從側面佐證了這個說法,他坦言之前樂隊的生存狀況并不好,“2008年之前,大多數樂隊在經濟收入上沒見著錢,音樂節只有迷笛一個”。轉折點發生在2008年音樂節的井噴之后,“音樂節從一個到上百個,改變了這個行業、改變了樂隊的命運,從2008年到現在,我們演出從2萬到4萬、8萬再到10萬、15萬、20萬……”也就是說“樂隊”從溫飽到“出圈”,差不多用了10年。

  搖滾樂迷擔心飯圈文化入侵,音樂的“鄙視鏈”是真的存在嗎?

  很多資深樂隊對一般意義上評委點評制的選秀性“綜藝”有天然的排斥,在節目中張亞東曾感慨“樂隊,你知道他們多難伺候嗎”,其實搖滾樂本身就是個性極強的文化圈層,“樂夏”節目火了,也不止一次觸及了“音樂鄙視鏈”的問題——就像看劇有“鄙視鏈”一樣,據說聽音樂也存在著所謂“鄙視鏈”:大致就是古典看不起爵士,爵士看不起電音,電音看不起搖滾,搖滾看不上民謠,民謠嫌棄流行,流行又覺得說唱那算歌嗎……

  有一期節目的主題是改編其他音樂人的作品,其中王菲、樸樹、范曉萱的作品都是樂隊們比較傾向于選擇的,但刺猬、盤尼西林等幾支樂隊則直接或委婉地表達了并不想改編張杰作品的想法,大概在樂隊人眼中,張杰的歌多數屬于比較純粹的流行歌曲,當時也引起部分張杰粉絲的不滿。

  刺猬樂隊和偏民謠的“斯斯與帆”合作那一期,老狼擔任嘉賓,他感慨這個合作“還挺搖滾的”,“民謠和搖滾是有所謂鄙視鏈的,我覺得音樂的相互理解和融合是很高的境界”。之前,知名度還算高的“鹿先森”在節目中得到了不算高的打分和評價,最終他們將自己的早早止步歸因于圈子里的“音樂鄙視鏈”,因為他們是偏民謠和流行的,張亞東也坦言:“在制作人的圈子里,有人可能覺得,民謠就是土。”現場寫民謠出身的高曉松則感慨:“你寫什么樣的音樂,沒有一定之規,更沒有所謂的鄙視鏈。每種類型里都有特別好的,也都有‘臭大糞’”。

  跟梁龍同一期參加《圓桌派》的還有張亞東,主持人竇文濤談到了“鄙視鏈”的問題,有著圈內權威地位的張亞東感慨:“其實音樂審美隨著年齡會轉變,但其實和弦、音符及音樂風格并不承載你的情緒那個部分,那是你強行賦予他的。所謂的鄙視,所謂的誰比誰高級,不就是一點聲音的震動嗎?喜歡就聽,不喜歡但還是要尊重。”

  “鄙視鏈”源于“優越感” 江蘇本土“樂隊”現狀如何?

  其實所謂“鄙視鏈”源于某種優越感。比如有些樂迷不希望某個小眾歌手大紅特紅,因為所有人都喜歡就顯示不出自己的品位和優越感了。“樂夏”火了以后,很多搖滾樂迷擔心“獨立音樂被飯圈文化侵蝕”,于是自發科普獨立音樂的環境和搖滾現場知識,希望大家關注音樂本身,而不是用飯圈那一套去將樂手們偶像化、流量化,這種粉絲行為可不可行有沒有用呢?目前還有待觀望。

  樂隊的“夏天”來了,江蘇本土樂隊怎么樣呢?記者采訪了江蘇省目前唯一一支職業的流行樂團“飛揚樂團”團長陳罕罕。他不贊同“鄙視鏈”的說法,“歌劇高級,喜歡歌劇當然很好,但并不是每個人都懂欣賞,如果你喜歡聽流行歌曲也沒問題,主要是要存在多樣化多元化的音樂類型給大家選擇”。

  對于“樂夏”促進了整個樂隊生存的狀況這件事他深有感觸,“雖然輻射到全國所有樂隊還沒那么快,但這是個潤物細無聲的現象。之前《中國好聲音》《歌手》好幾季下來,觀眾從開始只關注哪個歌手或哪一首歌,漸漸對唱現場、幕后制作等有了審美要求”。

  陳罕罕感慨更多觀眾和平臺的關注對整個生態的變化將是全方位的,“首先是硬件,包括好的設備、樂器,還有最重要的軟件:樂隊成員,只有更多年輕人愿意來玩樂隊,這個群體的人才才會越來越多。另外平臺和演出機會太重要了,永遠在排練室里是唱不出去的”。

編輯:凌楠
qq游戏河北麻将规则 21游戏的必胜秘诀 pk106码计算钱公式 pk10软件论坛 mg线上娱乐游戏 天津时时bug吧 必富备用网址 秒速时时是哪开的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荣盛国际app注册 美女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