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河北麻将规则
《心理獵人》 大衛·芬奇用專業和細節剖析犯罪
2019年08月20日 17:26  來源:新京報  宋體
《犯罪心理》的時代,探員們的探案條件更加先進,辦公環境也更優越。
《犯罪心理》的時代,探員們的探案條件更加先進,辦公環境也更優越。

  對于用犯罪心理學解決問題的探員們來說,不論什么時代,一面用來厘清邏輯、幫助分析案情的展板都是劇里常備的道具,只是《心理獵人》時代還比較簡陋。

  【聚光燈】

  說起犯罪心理劇,很多劇迷的第一反應可能就是《犯罪心理》,這部2005年開播至今尚未結束的長壽劇,讓很多國內觀眾第一次從心理學的角度面對犯罪。而最近開播的美劇《心理獵人》第二季,則是和之前的第一季一起,把時間和故事情節設定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那還是《犯罪心理》里匡提科行為分析小組(BAU)的創建之初,這部劇更像是在呈現犯罪心理的發展史,探員們是如何從經驗不足到充滿自信地給出結論的。導演大衛·芬奇面臨一個兩難境地——于缺少犯罪心理學知識的受眾而言,它不像《犯罪心理》有很多緝拿罪犯的動作片因素,因此少了一些視覺上的直觀刺激;對于具備了一定犯罪心理學知識的受眾來說,行為分析小組在發展之初理論處于萌發、發現階段,遠不如《犯罪心理》所展現的犯罪心理學理論成熟,顯得太小兒科。第一季結束了快兩年后奈飛才推出第二季,可能連一些本劇的粉絲都會問:當初到底是什么吸引了我,以至于給出很高的評價?答案之一:專業。

  雷厲風行的新局長岡恩用專業建設小組

  上一季《心理獵人》結尾時留下了三處大的懸疑:行為分析小組被調查;小組內部分崩離析;福特探員驚恐發作。前兩個問題在新局長岡恩上任后出現轉機,老局長攬起全責后退休,新局長全力支持行為分析小組。

  岡恩上任后做了幾件事,一是把調查的壓力攬到自己身上,讓分析小組放開手腳做自己的工作。外部壓力消失,分析小組在超壓之下的分裂也跟著消失,因為他們有良好的基礎條件:小組主要成員心理成熟,有能力理性面對不同聲音和背叛。

  二是第一時間考察他關注的重點對象——福特探員,其間岡恩詢問了福特的兩名同事,之后直接與福特交流,委以重任。這個過程中,岡恩表現出對自己、對他人能力的信任。首先他相信自己,未曾見面先看中了福特的能力。在犯罪心理學尚未成形時,不得不說他具有非常敏銳的職業眼光。之后他選擇相信與福特共事的下屬比爾·坦奇和溫蒂·卡爾的能力和判斷,接受了他們對福特的評價,并根據他們的評價,把監督和照顧福特的任務交給了兩人——又一重信任。

  與此相應,岡恩堅決地不信任因裙帶關系而來的下屬葛雷格(估計他已經知道是葛雷格向調查委員會寄出了錄音磁帶),會議、通知等等都當眾要求他避開,規避了被他打小報告、捅刀子的危險。他的信任是經過思考得出的理性結論。一系列動作中,岡恩展示出他作為領導者雷厲風行的品格,季尾他對行為分析小組地位提升的興趣遠大于對罪犯定罪,使這個人物更為真實、豐滿,給人感覺聯邦調查局局長就該是岡恩這樣,他才能做局長。

  犯罪心理學發展的過程也被專業展現

  《犯罪心理》的時代匡提科行為分析小組已經獲得了業內的尊重,犯罪行為分析作為一門科學的學科得到了普遍認可,各地警察遇到連環兇殺案主動向FBI求援,歡迎BAU蒞臨指導。《犯罪心理》中我們常見一個場景,霍奇帶領小組成員對連環兇手進行側寫后,在地方警局向警員們描述他們得出的結論:嫌疑犯的年齡、性別、種族,智力狀況、職業狀態、親密關系情況等等。警員們按照側寫去對比、篩選嫌犯,BAU具有相當的權威。

  心理咨詢剛開始時常被當作神秘學的一部分,直至現在仍然很多人把心理咨詢師當作跳大神的薩滿,和占星師、算命的人歸為一類。本劇所處時代對犯罪心理學的研究才起步,犯罪心理學在警界的地位跟薩滿、靈媒差不多,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才接受行為小組介入。雖然“死馬當活馬醫”,但心中一點信任也沒有。福特側寫出嫌犯特征為“二十到三十歲,黑人,男性,無業或工作具有流動性”,當地警方從上(專員)到下(警員)無不嗤之以鼻。福特的建議得以采納基本靠坦奇提醒專員:你別無選擇。

  在這背后是新破案思維與舊思維的對立。舊思維指導下,當地警探把致死原因當作判斷是否為同一連環殺手的標準,受害人死因不同,在他們看來不是一個人所為,這些案子是分散的、無聯系的。分析小組則根據面談連環殺人犯所得到的資料,用嫌犯的眼光看受害人,主要是11-20歲之間的未成年男性黑人,家境貧窮,愿意為2美元鋌而走險,從這個共性出發得出一連串案件互相聯系的結論。

  發現嫌犯后,大衛·芬奇依然在“專業”地展現犯罪心理學萌芽初期的“發展”特色。嫌犯威廉姆斯性別、年齡、種族都與福特的側寫相吻合,福特卻在思考,嫌犯的成長過程中父親沒有缺席、母親也沒有虐待、忽視,他成為連環殺人犯的自身原因是什么?福特最后的結論是:高期望值下低自我實現帶來幻滅。

  探員們一地雞毛的生活讓觀眾共鳴

  第二季延續了第一季的傳統,在細節上保持著心理學的專業水準。比如坦奇探員七歲的兒子目睹年紀大得多的同伴們失手害死22個月的嬰兒后開始尿床,這是孩童受到心理創傷后典型的退行現象。坦奇以及主理此案的相關人員擔心孩子的成長也不無道理,經訓練后能夠自主小便的孩子又出現尿床,長大后殺人、縱火的比例要高于普通孩子。

  在主調上,第一季是講如何建立關系,集中在福特如何與變態殺手建立關系,第二季暗埋著關系如何破裂的話題,溫蒂和坦奇在季尾都成了孤家寡人。溫蒂和酒保女朋友分手時提到對方不誠實是關系破裂的關鍵因素,兩人既沒有出軌又沒有大吵大鬧,可能有些觀眾不是很能理解為什么分手,其實這個不誠實背后是酒保女友自我分裂。她自認是誠實的人(理想自我)并以此要求戀人,在前夫面前又撒了很多小謊(真實自我)。

  而如果從同時保全家庭和工作的角度看,坦奇已經拼盡全力,一周四天出差,其余三天陪伴家人,結果太太不買賬,關系破裂。因為從太太的角度看,坦奇在家庭和兒子最需要他的時候,選擇了工作(一周四天不在家,在家的三天筋疲力盡,難以履行父親和丈夫的職責)。

  上季與變態殺手面談是最出彩的戲,這季福特投入度降低。福特進入亞特蘭大側寫實戰后,接替他的溫蒂和葛雷格都沒有他的專注度,面談變得枯燥無味,這是另一條戰線的關系斷裂。到這時觀眾發現,比起第一季建立關系,把已經建立起來的關系維持下去需要更大的投入、關注,難度更大。

  比起《犯罪心理》里探員大多能掌握自己的親密關系,《心理獵人》里探員不順、失控的私生活更貼近觀眾在生活中感受到的一地雞毛,從而引起共鳴。

  翠紅(專欄作家)

編輯:符宇群
qq游戏河北麻将规则 老重庆时时开奖号码 二八杠游戏免费下载 欢乐二人雀神手机版下载 黑马计划客户端网页版 博财汇娱乐平台 新江时时彩三星走势 彩票单双有规律嘛 永利平台好博信誉 21点技巧公式 好运来28